疯子的一天

2015-02-17 21:03 | 作者:梓敬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年少的时候常常自诩自己是暗地里的孩子,拥有冷漠如兽的眼睛……不得不说每当幕降临我就显得格外精神。所以经常熬夜,以至次日醒来已是日挂稍头。下床照照镜子,不出意外,眼睛肿的像核桃,随手将昨夜未翻完的书籍至于桌上,倒半盆凉水洗漱完毕,然后检查侄儿的作业,如此已有十日光景。

母亲每每看到我憔悴的模样,便道“该有个人管管你了……”,我只是笑而不答,赶紧泡上一杯茶,躲进我的那一角天地。

今天从屋里出来,天空依然花片片,披了件衣裳,独自跑到山顶,母亲说我疯了,精神失常,几次电话……

我一个人坐在山顶的大树下,望着比远处更远的苍茫一片,按道理应吟上一首诗才不负这一美景,只是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几只野狗在不远的酸刺丛里盯着我狂吠,我也学着狗声回应,场面甚是滑稽。

如此我想到路遥在《我的早晨从中午开始》里描写毛乌素沙漠的一段话“无边的苍茫,无边的寂寥,如同踏上另一个星球。噪杂和纷乱的世俗生活消失了,冥冥之中,似闻天籁之声。”……如今,我坐在这白雪掩盖的荒梁之上,寻的是什么,证的又是什么?这厚重的土地上,今日我相信只有我的足迹,印记蹒跚,但不再拖泥带水。

那日做完最后一份总结,递上辞呈,领导唏嘘,而我知道缘尽于此,又何必贪恋,至于那一个转身是否洒脱,也没有人告知。但每每想到,我都会有近似于阿Q受虐后自慰时的微笑。

而此时几只野狗也不见了踪迹,终于只剩下一个失魂落魄的我和两棵相依为命的树,我觉得这若能成为一幅画,题为《枉凉》也不失意境,如此我便涂鸦两句以做纪念;

犬走深山寂

风嘶蓬蒿舞

不见炊烟起

唯见树下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