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快乐

2012-05-10 22:58 | 作者:石头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今天我终于又心痛了。

其实,是难受。好久没这么难受过了。咋一和难受撞个满怀,有种突然回归的感觉。

真应了那句话,当我看见自己美的时候,那就开始自我了。

自己的经历只能自己去品味,欢乐也好,辛酸也罢,到了第二个人那里终究是要变质的。它对于我们以前幸福来说,是一种坎坷;对于我们未知的苦难,也不得不承认是一种认知。而我们,总是认为在坎坷与苦难之间徘徊,却从未想过一次次和幸福,和认知,就那样擦肩而过,就那样风同行。

经历过的幸福,不值得再去炫耀,历尽过的沧桑,不值得再去悲伤。有些记忆即使能够删除,但某些事实却无法改变。正因如此,所以我们无需对过去投入多少关注。即使过去不再尘封在某一个角落里,而是病毒一样蔓延,其实,蔓延着的只不过是一场戏剧,其实,这世间没有时光机。无论渴望不渴望,我们都回不去了。

嘴角一挑,快乐;嘴角一撇,难受。但一个人幸福了,未必只有你一个人快乐,一个人痛苦了,未必只有你一个人难受。上天教会了我们这些表情,上天也给了我们虚伪的面具。面具虽然虚伪,但揭下来有可能更痛了。在面具与面具之间纠结着,因为我们没有火眼金睛。

一天一天走过来,不管黑白天,都成为历史了,在痛苦和不痛苦之间穿越只是闭一闭眼睛的事。我是唐僧,却没有白龙马,是不带孙行者的唐僧,我是孙行者,却没有火眼金睛,是不带金箍棒的孙行者。我是唐僧,取经的唐僧。因为没有仙人指路,所以不用怕妖怪刁难,歇斯底里的背对大海,是最无奈的坦然,却也是最坦然的无奈。

在果实面前,人们想的更多的是摘。即使可以再摘一次,也不一定得到你理想的。即使的到了你理想的,看到别人的你也不一定不嫉妒。在对果实下手之前,最好考虑将来别后悔。就像在外国教堂天理的婚礼一样,摘之前问一下,你摘得苹果不一定是最大的,最好的,你愿意接受吗?你后悔摘了那颗果实,打算抛弃它时,它也已经开始后悔了。

漂亮是上帝赐给的,它能转动人们的眼球,是人们受欢迎的礼物;缺陷也是上帝赋予的,它也能转动人们的眼球,却也是人们不得不发展的理由。站在最高兴的极点四处张望,原来世事都不是那么的乐观;站在最悲伤的圆心,从指缝中看世界,原来还有好多快乐向自己招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