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年华

2008-06-16 13:05 | 作者:晨暮随心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突然走出校园,心里竟有种别样的感觉。迎面走来六个人,我知道那是寝室的六个兄弟,加上我,七个人。大家如喋血七英般肆无忌惮的踢起路边的颗颗粒粒:妈的,终于解放了。

我忙将自己心情止如平水,学校里的一切都以在无瓜葛了。没有了七人簇拥一起大闹的情景了;没有了彼此胡侃乱骂的快乐了。本以为高中生活即使不是精彩绝伦,也是美妙无比的,没想到仍是乱七八糟的过了这几年,在此草记一下兄弟们,以供今后畅怀大笑。

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这之下就分设有大小的三六九等的各类官员。延至学校也就不例外:班里分设有大大小小好几个官,其中班长居大。

班长阿龙,便是七兄弟中的一个。在寝室中阿龙是最懂得浪漫的一个。这小子天生长着一张具说很讨女人喜欢的脸。他整天苦思冥想的不是履行好自己的职责,而是变着戏法的讨女朋友欢心。学校本有规定,不准谈恋。不过阿龙却顶风作案竟也成了漏网之鱼,直羡煞众兄弟,一时间追奉其为‘情圣’,讨教其绝招,阿龙也不吝啬,对我们是倾囊相授,于是一段时间内寝室流行起恋爱狂风,大家使出浑身解数,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弄的寝室里经常一股“比翼双飞”的令人发麻的气息。这气息延续了近一个月,最终各兄弟各回其位,仍过着五十七民族的生活。

本来大家兄弟一场并没有什么远近之分,但大家在一起也有各自很说的开的。阿龙和我本是同桌,因此在一起的时间就更长一些。这主要是因为在一次调位时阿龙使用专权把我们坐落在了班里后门的地方。兄弟们说我们是狼狈为奸,阿龙辩解说这是“兄弟为奸”。无论怎样都不是好货色。高三后半期那会儿,由于天气稍热,后门便不在被关闭的严严实实,而是经常大开。于是二人便更加肆无忌惮,时至上课,心血来潮,私下会眼嘀咕,便于老师转身之际如烟云般闪电而出。往往让老师纳闷:莫非老眼昏花了,后门那两个小子怎么没了?!

段玉此人是众兄弟乃至整个年级公认的最贱的一个。段玉本姓段却并非叫段玉。而是一段时间时金墉力作《天龙八部》风行时大家看到其中有一“段玉”,又因众兄弟中只有他一人姓段,索性将段玉之名冠其,此人也不推脱,欣然接受。

段玉之贱并非众兄弟所冠,而其自封。因一次校辩论会上,此君语出惊人,贱语四出,用尽各种歪理邪说楞是使对方无言以对,只得悻悻下场。此时大家便对此人另眼相看,就连平日以贱出名的强子也拱手相拜:兄弟,我服了你了,从此以后,你第一我第二。第一第二的排名是强子按贱的程度排的。我们所在的学校在外人口中叫做“县直”,因此那天段玉站在校徽前怒发冲冠:

我告诉你,我姓段的就是县直第一贱!表情甚是夸张,具相随的兄弟说,那天被其姿态吓倒的外来人不下十个。

段玉其人,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练贱。具其说,贱其实就是幽默的一种,只不过叫法不同,也同为一门技术,需要不断的练习。于是在平日无事时就经常可见段玉和强子互比谁更贱或是二人合起围攻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而取笑众兄弟的外来小子。

说到围攻,一个人肯定是支不起什么场面的,与段玉齐名的强子便是其中之一。其实强子虽与段玉齐名,却也非如段玉一般整天主攻贱。强子最大的爱好是车,学校坐落于公路之旁,此人便每日闲暇时站于班级阳台之上眺望公路上飞驰而过的形形色色的汽车,由于没有汽车,强子便苦练自行车,但此人车技却不甚佳,这主要是由于其人骑车之猛:车过犹如惊涛拍岸,往往卷起的是层层尘土飞扬。一日,段玉坐其车回来,抚胸喘气,心有余悸的对众兄弟哭诉:我今生再不坐此人之车。事后我们问强子为什么,强子挠头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骑车时不小心前面的车轮掉了。

说到相互说开,强子和段玉算是一对。二人性格虽不尽相同,却各分属着自命的县直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使得二人自称县直"双贱客"。

往往人能表现出一方面的特性,主要是与这特性有相持的一方。“双贱”就是如此,他们最大的对头就是七兄弟中的另外两个——毛子和“铅球”。

毛子名字得源于其姓毛,因此大家便称之。见过毛子的人都说此人成熟的让人无法接受,其成熟之处并不在于长相而是装扮。这小子整天西装西裤皮鞋,时不时的在勒条领带。众兄弟见之称之为“青年式的成熟人”。就这身装束自会引来不少目光,此人游走于其他班级门前时,有人便私下议论:这是谁的家长这么年轻?!

毛子的另一特点是和阿龙相同的“谈情说爱”。此人整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外便是和女朋友腻在一起。弄的众兄弟如果有人找他,便有人接话:正接受爱河的沐浴呢!说到谈情,众兄弟中只有毛子和阿龙还有小六儿是名花有主者,因此三人便是众兄弟中以感情分类之另类。

毛子和“铅球”是最谈的开的一对。铅球人如其名,人不高却敦实的很,加之此人是体育特长生,众人便如此呼之。

铅球其人是众兄弟中公认的成绩最差的一个。此人平时不学无术,可却在考试是花哨百出,想尽一切损招抄别人的卷子,别说此人抄功甚高,从为失过手。

毛子和铅球在一起的绝大数时间就是和“双贱”在硝烟弥漫中度过。双方各不相让:双贱攻贱,他们破之。场面犹如中日战争弹药其飞,激烈异常。不过只是在玩笑中“战斗”,从不撕破脸,因为大家是兄弟。

铅球的口头禅是::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其因实在可笑,我真的是不敢恭维铅球的口才,往往是双方“论战”的结果就是铅球一句“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之后,挟毛子扬长而去,空余众兄弟在那哈哈大笑。

小六是众兄弟中自认为最有才的。此人认为当今商界歌坛文坛等都是一些胡诌的人在胡诌一些事情,此人自认为无论自己进驻哪一领域,都能使其有质的变化,兄弟们给予的回复是:此人太自恋,天上的北斗七星都被他吹散了。

小六是众兄弟中相处时间最的一个。原因是他曾经出校一年学习音乐,因为此人学习太差,便想出此捷径。当然了,捷径也不是好捷的,小六对我们说,妈的只要我有钱,不考试都有学校上!其因是艺术这类学校大都是一些官家子弟并且是其中的垃圾货色进入深造,原因只有一个:

学艺术一年要好几万,大学都能买上了。

小六归来之后,众兄弟要其表演,小六学的是美声,于是在众兄弟的一再“威胁”下,终于表演了一年所学。我们这些旁观者当然是听不出什么好与坏了,只知道小六说:他妈的,这些都是我花200块钱一节课学来的。

那就是好的了。这年头,大家只相信一点:

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

时间终于还是消逝了,众兄弟也各自怀揣着各种想东奔西去了。六月八号,高考后的晚上,大家都没有回家,那天在寝室里兄弟们侃了一。关于学习生活爱情工作未来现在吃饭睡觉甚至攻贱等等无所不至。天微亮时分,众兄弟共同唱起《朋友》,泪毕,各自拾行李而去,相约三年后在校门口第三棵老槐树西面10米处不见不散。

至此,众兄弟各自离去,一切不复从前。

后记:离家以很长时间了,在这里时常想起兄弟们。我知道我们现在是在书写着各自的生活。大学的一切似乎都有着变化,记忆也随着时间变的渐渐模糊,只是心中的那份情谊我想始终不会改变吧。兄弟们,各自安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