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钱情思

2011-04-08 20:06 | 作者:漠漠清寒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今天早上去市场买菜时见到一份卖榆钱的,有道是"物以希为贵",很多人都在买这种自生自长,大自然馈赠的野味佳菜。看着那一团团,一簇簇嫩绿的榆钱,忽然想起这个季节正是榆钱泛绿时,而有关儿时榆钱的记忆也在这一刻打开了闸门……

记得小的时候我家的院子里就有一颗榆钱树,树干和枝桠都粗粗的。每逢阳时节,翠绿的榆钱就一串串地缀满了枝头,一小串一小串的,在风中轻轻摇曳,煞是诱人。

榆钱是榆树的种子,因其形圆薄如钱币,故而得名,又由于它是“余钱”的谐音,因而就有吃了榆钱可以有“余钱”的说法。当然,这只是一种很不协调的说法。不过,小的时候还真没少吃了这东西。榆钱,应该是书面语,不过那时候我们都管榆钱叫榆菜,小时候也曾把捋榆菜当成一种乐趣。记得那时也就是上小学,每当榆钱挂满枝头时,伙伴都都会趁放学的空隙三三两两的结伴去够榆钱吃。胆大的孩子一般都会脱掉鞋子,胳膊里挎个篮子什么的,抱着比腰身还粗的树身,哧溜哧溜爬上树干,骑在粗大的树枝上掰着枝桠捋榆钱,捋一把放到篮子里,直到捋满为止。而那时站在树下等候的伙伴们则会仰脸观望,看着自己的伙伴在树上边捋边吃榆钱,羡慕的不得了,就会吆喝树上的伙伴先扔下几枝来。当一小枝一小枝榆钱从树上扔下时,伙伴们则会"哄"地一下散开去抢地上的榆钱。而后则会不管三七二十一捋下来就塞到嘴里,咕哖咕哖就咽了。而也有很多不会爬树的伙伴们,则会想法把镰刀绑在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然后举起竹竿颠着脚尖小心翼翼地去够榆钱。当镰刀刮到一支榆钱时,就会有一串串榆钱从树上飘落。而我那时不会爬树,也很少费力地用镰刀去够,很多时候都是沿着梯子去房顶捋榆钱。现在想来,真的是蛮好玩的。

榆钱不但可以生吃,还可以和面一起做成窝窝吃。那时奶奶经常做榆钱窝窝,为了能吃到榆钱窝窝,我往往是负责把榆钱洗净。看着洗干净的榆钱上沾着的水珠,在翠绿的叶子上晶莹剔透,有时真的不忍就把它们吞到肚子里呢。奶奶常把榆钱和一些白面或黄面放在一起做成一个个的小窝窝,很多时候也就是在一锅白馒头中捎带几个榆钱窝窝。所以,为了吃上热腾腾的榆钱窝窝,我经常帮着奶奶拉风箱等待着。蒸熟的榆钱窝窝胖嘟嘟的,往往是白中带着绿,趁热咬一口榆钱味儿很浓,也很香。听奶奶说在饥荒的年代里,榆钱曾被视为救命之物,作为食物供人们果腹。它不但救助了无数饥饿的生命,还使人们度过饥荒,坚强地生存下来。并且,奶奶还告诉我说,榆树皮是很好的消除浮肿的药品,以前因饥饿而浮肿的人就是靠榆树皮救好的。想不到榆钱还有这么多好处和功效呢。

逐渐长大后,以不再像儿时那样贪吃和顽皮。不过在榆钱生长的季节,也会要妈妈做几个窝窝过过瘾。但是现在,已经有好多年没吃到这东西了。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几乎见不到一颗榆树,更不用说榆钱了。对孩子们来讲,她们或许根本都不知道榆钱是什么呢。而儿时有关榆钱所带来的欢乐,也只有在回忆中出现。缥缈的思绪中,仿佛看到儿时的伙伴,老家的榆树晃着一串串榆钱在向我招手,示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