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一):做新衣

2019-06-22 21:43 | 作者:梦之春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每到过年,不管家里有多困难,父母都要给小孩添新衣、做新鞋,这是我们家乡传下来的一个风俗,也是节日喜庆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新衣新鞋,一般要在腊月来临之前做好,在除夕晚洗澡时拿出来穿。腊月里农活虽是不多,但过年所要做的事儿却多的是,让你忙个不停。提前做好新衣新鞋会避免时间紧促等麻烦,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其他事情。穿上新衣服,既有万象更新的寓意,也把节日的气氛衬得更加浓烈。而且,过年出门做客,一家老少穿得喜气体面,使得过年有个好心情好气氛,也使得我们这些孩子的嘴上多讲几句好话,给来年图一个好彩头。

母亲缝制的衣服,几乎占据了我孩提时代的全部位置。在那样穷困中,父母尽自己的能力给我们幸福温暖,足以让我回味一生,母亲做衣服的那身影还不时地在时光罅隙摇曵生辉,将我的生活织得朦胧如

刚进月,父母便会不时地私下商量,筹备过年的事。首先,大人们最先想到的就是他们孩子的穿着。在那个穷得衣服上都要打好几个补丁的年代,让孩子们都能穿上新衣裳或新鞋,欢天喜地过好年,是大人们最大的心愿。

家里做新衣,总是先尽着我们这干儿女。也许,看到自己的儿女过年穿上新衣那个高兴的样子,父母就会感到此生特别地幸福和满足。哪个孩子衣服旧了,哪个孩子鞋子破了,都被母亲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时地与父亲私下商量着,扯多少布料要花多少钱,只要家里经济上能承受,这个钱父母都会出,决不让自已的小孩过年没有新衣穿,看着别人家小孩穿着新衣过年羡慕人家而心里委屈。决定之后,趁着与父亲到镇上卖小猪等机会,母亲到镇里商店里去采购,将价钱合适、花色多样的布、线等买回家中。

因为小孩多,加上我们都du书,家里的收入主要靠父母的劳作来支撑,经济较为拮据,不时地还向亲戚借点钱用。因此,在年里要让每个小孩开心地过好年不闹别扭,又要把有限的钱财发挥出最大的效益,对于父母来说,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为了省下请裁缝师傅到家里做衣服的费用,做新衣服的活儿便全部落到了母亲的肩上。

母亲没有du过书,却心灵手巧,纳鞋底、做布鞋、做衣服等针线活儿却样样精通。虽然不是专业,但做起衣服来不可思议的神,只要目测一下我们的身高,就能咔嚓咔嚓下剪裁布,然后做出大小肥瘦正合身的衣服。那时还是七八十年代,不懂事的我们只要看到母亲在家里,将房门板搁在高凳上,一块布料铺在上面,手拿剪刀有模有样地剪着,就知道母亲在为我们这干儿女做衣裳,心里特别地高兴,像吃了蜂蜜似的,甚至有时晚上做梦都在试穿母亲刚做好的衣裳,或穿着新衣在小伙伴中跑来跑去,故意展示、显摆,引来无限羡慕的目光,心里顿时美滋滋,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快乐在内。

腊月里田间的农活不多,只有菜地上的活儿,父亲一个人可以对付过去。这样,母亲就可以挤出时间来专注于她的每件“工艺品”的制作。房门板搁在缝纫机旁,母亲一边在板上麻利地对齐布边,一边修正不格的布边,将裁好的衣料码成一件件。然后,母亲坐到缝纫机前,将线放在机头上,在针里穿好线,然后看也不看一下,右手下意地转动了一下机头上的飞轮,双脚娴熟地前后蹬着缝纫机踏板。与此同时,左手从容地在针脚下向前移动着铺好的布料,让机针与线上下来回平稳地扎过。伴着踏板、飞轮和针脚清晰真切的踢踏响声,一行针脚向前迈去,衣服渐渐成形。

衣服有了形状并不等于大功告成,衣料边、扦裤口边、衣服边还有锁扣眼等工序都得靠人工完成,靠母亲一针一线去缝,很费时间与精力。做活的时候母亲非常认真,不管煤油灯如何昏暗、火苗如何摇摆不定,总能将一针一线落到恰当的位置。左手拿着衣,右手拿着针一遍又一遍地在衣服上重复着那优美的动作。缝完一边,再缝另一边,最后缝扣眼,针脚之间的距离像用尺寸量过一样标准。经过母亲的精巧缝制,针脚又细又匀地沿着边儿笔直地铺去,给样式较为老土、十分实用的新衣增加了几分美感。

衣服做好给我们试穿了之后,母亲再小心地将其折好,放进橱柜,到了大年三十那天拿出,将我们这些天的期待变成现实,成了亲情加温不可或缺的一个元素,也满足了我们热切盼望能穿新衣新鞋过年的那份心情,胖圆的脸上天天漾着快乐的花朵。

母亲手工做的新衣服和布鞋,在我成长的历程中占据较为重要的位置,到du大学时我依旧穿着,直到1996年毕业分配后自己有了工资购买衣服才慢慢舍弃。

如今,想起母亲为我们这干儿女缝缝补补的那段岁月,想起母亲看到我们穿上她缝制新衣的笑容,心里感到特别特别地实暖和幸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