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绿

2019-04-04 16:21 | 作者:香袭书卷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文字/香袭书卷

惊蛰与水,一声惊雷,一场雨,大地就绿了。最先能让人看见的绿意,大概就属柳条。早早地柳条就换上了绿衣,随后长出了芽孢,嫩小而浅绿,春日再长一点,就长出了细细的柳叶。

这一日,有住在水库边的友人,邀约了三五好友在家里小坐。我从屋子里出来,信步走上了河堤,阳光温热,春风正好,脚下的小草在大地上笑容可掬。放眼望去,天空明亮,水色清澈,岸边的河草依稀可见。一株柳绿惊艳了我的双眸,它独自立在岸边,一身浅绿,早春里的绿柳还是有些稚嫩,像是少女含羞,轻轻柔柔的样子,让人感觉清新又疼

远远看去,天空与水色之间,柳绿是一根丝线,串起了春天。柳树是极其平常的树木,它没有惊人的艳丽,也没有多情的妩媚,它就像是邻家女孩,背着书包放学回家,极容易遇见。每年柳树都会在岸边,等待着春天。一旦春风起,它就绿了整个河岸。

有些地方的绿柳是一排排的,也有些独自成趣的,在记忆里,柳树从来没有给过我特别的感受,它就像是生命中应该存在的东西,一直都在那里,从出生到老去,可能那些柳树都没改变过自己的样子。被忽视的绿柳,也不生气,每到春季,就早早地来汇报春的消息。

后来我才发现,越是不变的东西越有深度,它们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稳妥地在岁月中,静静地做着自己。那份踏实和扎根的精神,其实正是我们所欠缺的。过于浮躁的,时常会败落。花开虽好,却终有落下的那一刻。而柳绿却年年知春来,年年绿满身。

每次站在柳树的面前,都有儿时的感觉。那些童年时光,陪伴我们最多了就是柳树了。我们时常会在柳条长满细叶的时候,摘下几枝,放在一起编成一个头环,女孩子戴在头上把它想成皇冠,男孩子把它戴在头上,说自己是八路军。那些丰富的想象,美化了我们的童年。

记得有大人会把柳条摘下,做成柳笛吹响,笛声响起,春天的歌谣畅想着成长中的快乐。年少不知愁滋味,每一次风起都是童话故事,每一场春绿都是锦绣山河。忘不了童年中的柳条头环,忘不了柳笛声悠扬。

《辍耕录.写像诀》:“凡调和服饰器用颜色者:绯红,用银朱紫花合。桃红,用银朱燕支合。肉红,用粉为主合….柳绿,用枝条入槐花合。”柳绿,用枝条如槐花合。多么美的句子,多么美的颜色,枝条与槐花,原本不搭边的,被拉拢在一起,牵着手就生出了一抹柳绿。把它写在日子的粗布棉衣上,把它画在日常的器皿陶瓷上,把它装进了心底的转弯处。

有哪个季节能比得上姹紫嫣红的春呢?生命力极强的柳树,是最早的报春信使。虚怀若谷,方显平凡。平凡而不平庸,柳树垂下千万条枝条,在春天的一角,成了不容忽视的风景。即便是没有花开时的风情万种,柳绿凭着自己的一树绿意,便收获了整个春天。

你看,河水中的倒影里写着一章风姿摇曳的诗篇。你看,小鸭子们在水中对着柳树频频回首。你看,过路的人都会停下脚步,去抚摸柳条的纤柔。那一方沉静中,是在积蓄力量,喷薄而出的春意,马上就会把两岸铺满。

其实柳树是美丽的,八九岁时唱的歌谣“柳树姑娘,辫子长长。”想来柳树也算是一个纤纤少女,长长的辫子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儿郎。要不为什么形容美女,就会用柳叶弯眉,杨柳细腰呢。只是因了它的朴素无华,后来人们才会把它忽略。

在我心底,柳树是很谦虚的,它把枝条垂下,以一种谦卑的姿态注视着这片生养的土地。它把绿荫献给了人们,把枝条编织成了柳筐。它在最恶劣的环境中也能生存,随手插下一根枝条都会有绿树成荫的时候,那句古诗,“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扎根土地,蓄意阳春。

陈道明为江一燕的书写序,有这么一句话:“昭华易逝,刹那芳华,皮相给你的充其量是数年的光鲜,除此之外,你更需要的,是在一生中都能源源不断给你带来优雅和安宁的力量。”这样我想起了绿柳的品格,独立,自信,低调,沉稳。

寻思着,一路慢走,河堤边的柳树深情地注视着人间。一晃,春来,柳绿就成了打扮大地最美丽的色彩。正在与柳树对话之际,友人呼喊着吃饭的声音传来,人间烟火就在这一抹绿中,更多了一份情意。

微信公众号:香袭书卷(ZL5237047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