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中秋

2019-06-22 11:25 | 作者:辰戌丑未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犹记得那半块干硬的红糖月饼,在我的童年里哽住了喉。

孙国岭

那年中秋,当一轮橙黄的圆月在村东河堤上的树梢间露出光洁的笑脸时,我和弟弟咽着满口的馋涎早已迫不及待。后半晌的时候母亲说她要和父亲再去地里拉玉秫棒子,要我在家和弟弟剥玉米,等晚上月亮升起来时,我们就可以一边望着月,一边吃上美味的月饼了。

剥玉米枯燥且乏累,才一会儿手指头就布满倒棱刺,手掌也酸痛起来。因了可以吃上月饼的诱惑,我仍然极力耐着性子将母亲从大垛上分派出的小堆玉秫棒子剥完。母亲还说剥得多可以多吃一块月饼,这尤其让我强打起精神,不时从大堆上找几个皮少易剥的,来极力扩大劳动成果,望着那金灿灿的玉米棒子越积越多,对月饼的渴望也越发强烈,想象着那味道一定是极好的。

然而等待时间是那样漫长而无聊,感觉月亮升起许久,我和弟弟在河堤上翘首东望了很久,才盼到父亲和母亲拉着堆得高高的排子车,一路蹒跚地过了小,清朗的月光下斜斜的身影在地上缓慢地挪行,身子弯得像两只负重的虾米,满载的车顶上洒满了一层银白色的辉霜。

刚将车把靠在凳子上,母亲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草纸包。离着几米远,我已闻到了一股沁心的糕点香。月饼共两块,一白一黄,我和弟弟各分得两个半块。一块是多层白皮包裹的枣泥,紫黑细腻,带着红枣的甜香和黑枣的面软,甜糯中略有淡淡的苦味,隐约一点草药香,质地颜色都像极了隔壁大娘每日里吃的大药丸子,让我以为这大抵就是孙悟空所吃仙丹的口味。另一块是金褐色面皮紧含的五仁,精致晶莹的青丝玫瑰之间,有脆的不忍下口的核桃仁,需要小口细嚼的白芝麻,还有橙红如玛瑙的桔饼,一点点咬下去,不同浓度的甜咸味道瞬时由口至心,突然有了一种富有的满足感。

望一眼月儿,吃一口月饼。看着月亮那双弯弯大大的眼睛,圆润的脸上一片亲切慈,像个大姐姐在咧嘴微笑。那一时,我的心里几乎能听得见月亮呵呵的笑声。但这美好的东西留给人的享受只是一会儿,月亮还没离开树梢,两块月饼已经下肚,却感觉肚子里越发空空落落。“吃多了肚子疼”,母亲似乎看出了我们的渴盼。但弟弟在一旁哭喊着还要吃,我也在眼巴巴地望着刚卸完车的母亲。母亲站在院子里愣了一会儿,说要不再给你们买些红糖月饼来吧。她伸出手掌比量了一下,告诉我们别着急,先跟父亲剥玉米,等月亮再往上爬一手掌的距离,就能买回月饼来。

有了两种口味垫底,怀着对红糖馅的美妙期望,我再一次耐着性子坐在了玉秫堆上。凉爽的秋风里飘来父亲旱烟叶子呛人的浓烈气息,平素最恐避之不及的我却不以为意,一边瞄着月亮那向日葵般的大脸,一边心不在焉地放慢了剥玉米的速度,不时偷偷举手量一下那脸的高度。刚才还笑意盈盈的月亮竟变得淡漠,傻乎乎地几乎一动不动了。

终于,当困意刚刚驱赶了饿感与馋虫的时候,母亲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揭开笼筐,两块月饼、几个馒头。母亲把馒头和几根葱给了父亲,细心地嘱咐我们月饼是新打的,要慢点吃。我连忙接过一块,大而略薄、尚温,闻起来少了点糕点的油香味,多了炒面的清香气。

湛蓝的天空里,明亮的满月又开始将温和的面庞对准每一个抬头仰望她的人。我使劲咬下一口圆圆的红糖月饼,抬眼望着月亮的脸,想着这种难以下咽的新月饼定是哪个果子铺里还未出师的学徒丢了师傅的手艺,说不定是今天买月饼的人多,也或许是母亲贪了价钱便宜,总之和刚刚吃过的美味相比,怎一个难吃了得。在饿与馋的抉择中,红糖的甜润让我很快回味到了之前的枣泥、青丝玫瑰、核桃仁,一边想象着那层层酥脆的、软而醇香的月饼皮也许放硬了烤大了就是这干而寡淡的滋味,一张红糖月饼被我吃掉了大半块。

那年中秋,晚饭没有菜,我却吃月饼吃到腹饱身暖,带着节日的幸福感酣甜入。不记得我那年是几岁,犹记得那半块干硬的红糖月饼,在我的童年里哽住了喉。后来我长大了一些,才知道那种又硬又干的红糖月饼,其实就是母亲借了邻家蒸馒头的面,在冷灶锅里亲手烙出的面饼,俗称发面火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