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系列三“迷途”

2019-07-15 16:35 | 作者:星星月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不要打我,不要压着我,不要不要,萍 你怎么了?我也没说什么啊。 萍好像受了刺激似的疯狂的袭击我。事情是这样的。

叮咚叮咚,我家的门铃一直响个不停。这么早谁来敲我家的门。我妈起床后把门打开,原来是公司的同事 一姐(暂且这样称呼)。一姐走到我床跟前,叫我起床 跟她一块去公司。我还在纳闷,一姐离我家也很远,大老远的跑到我家来叫我起床。我睡着迷糊的说好。旁边的小人翻来翻去的继续睡着。我强睁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起着床。不一会又有冉姐 和萍姐到我家来了。我忽然想到萍姐昨天发的朋友圈,对着萍姐说,“萍姐 你又谈对象了,这次稳定不?不要太在意物质金钱地位条件,差不多两人性格合适,相处融合就结婚哈,毕竟岁月不饶人”。冉姐也在跟着附和着我。然而萍姐听了后不以为然,突然发疯似的袭击着我。顿时把我和冉姐吓了一跳。

我和冉姐把萍姐扶到沙发上坐着。冉姐安抚着她。我洗漱完毕后,老人做好了炒饭,有酸菜炒饭一大盘,有素炒饭。我招呼着一姐 冉姐 萍姐过来吃炒饭。一姐说已吃过了,她先走,公司见。我们三比着手势ok。我和冉姐坐着吃了些。正要出门的时候 萍姐又开始打我 摁着我,我简直被她的行为吓懵了。好在冉姐很淡定,拉着萍姐出门按好了电梯,萍姐就进去了。随后 冉姐过来叫我,我不愿意与之同下电梯。稍微等了会,看到电梯下去了,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和冉姐坐着电梯下去了。边走边聊,关于萍姐的突发情况。家里催婚?之前谈过被伤害过(之前有一个男朋友快结婚,正在装箱房子,却发现男和其他女子在新房做着苟且之事)的后遗症?还是自我压力太大?据我的了解,萍姐后面陆陆续续又谈了几个,每谈一个对象,一门心思全扑在男人那里。比如趁着午间休息去超市买一大包吃的 给对象送去;比如自己订了餐厅经常约对象吃饭;比如只要有休息就去对象单位陪着上班;如此种种太过依赖对方,仿佛没有对方萍姐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最后那些男对象都和萍姐说拜拜了。我和冉姐分析着,萍姐可能太想结婚,太想有个依靠,太想搬离催婚的哥哥家,以致在后面的每段感情中都丧失了自己,没有了自我,别人也不会珍惜看重。

我在想萍姐的突发状况,和很多大龄未婚青年相似,与家庭压力、社会压力、自我压力有很大的关系。其中来自自己的压力是所有压力之最重的,不能承受之重,不能承受之轻。我依然坚信萍姐前面的那么多双鞋都不合脚,在往后余生的归途中总会有那么一双合脚的鞋适合自己。所有未婚大龄没对象的青年,愿你们都能承受这些压力之重,在来自各方面压力矛盾中不断的跨越重重困难;在自我不可调节的时候,学会适时放空自己,于学习中不断的提升自己。我们只有做好了自己,不断与过去的自己说拜拜,在日益浮躁的氛围中留于自己一片天地,终有一天,在自己最好的时候遇见最好的你。

愿萍姐于现在起做好自己,在未来的征程中以自己最好的状态遇见最好的另一半。当然,等待的过程不必心慌,不必着急,不必将就。哪怕自己一个人也要活的精彩,做最好的自己。

我和冉姐从我家下楼后,冉姐 一姐萍姐都不知去哪了,我便一个人走在上班途中。听着那几首反复循环的歌,边走着边上着班(用手机登录)。不一会便到了学校操场。每个班都井井有条的做着课间操,也有一些偷懒的学生躲在一些高大的树下面。可我找不到自己的班级位置,于是随便找了一个人多的地方躲了起来。但是当我走过去的时候,躲在树下的学生突然就列好队做起课间操了。我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中的我挣扎着焦急着,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原来一姐真的来我家叫我起床,我们一块去上班了。

7.1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