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九十四回:无意之中鬼蒙眼,再下古墓大裂谷。

2019-07-12 09:53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笫九十四回:无意之中鬼蒙眼,再下古墓大裂谷。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侨羽无意中回转了一下脑袋,看了一下车窗外边。“哎呀!妈啊!”他叫唤了一声,李军和小胜子先是一惊,李军惊讶之余忙冲着侨羽问道:“侨大哥,怎么了?”!小胜子刚刚倒完酒后,并且举起来小酒杯,准备着与侨羽和李军碰一下杯子。

突然间,一个白花花的影子,从车窗前面一掠而过。侨羽无意之中回转了一下脑袋,正好看见了这个白花花的影子。

侨羽的惊叫,让李军和小胜子摸不着头脑,侨羽惊魂未定之时,转过脸来冲着李军忙说道:“鬼!鬼!鬼魂!”!。李军一听侨羽说车窗外边有鬼魂,李军心里乐开花了,心里想从小长到大,这活了几十年,还没有见到过“鬼魂”什么模样呢,李军急忙一转身朝着车门口走去,并且随手拿起来座椅下边的大手电筒。右手用力一拉车门“吱扭”一声,李军也是喝了点酒,借着酒劲他想看看鬼魂什么模样。

小胜子一听有鬼魂,后脑勺儿都乐开花了。小胜子看了看侨羽没说话,可是心里想有鬼魂好哇,见见面、聊两毛钱。自己活了一辈子,还真没有见到过“鬼魂”长啥模样呢,谁也没有见到过“鬼魂”,自己先开开眼界,看看“鬼魂”是公的、还是母的。

小胜子倒是不慌不忙,他一拉身后边车门子“蹭”的一下,便跳下了越野车,一边东张西望着,还一边叫嚷着:“鬼在哪里,是公的、是母的,来…来,喝两杯!”。李军一听小胜子不说人话,哈哈直乐,忙用手电晃了一下小胜子,大声说道:“喂!胜子,咋得,还想娶个女鬼回家啊!”。小胜子一呲牙,忙回答到:“妈的,娶个女鬼,我家里的媳妇,比她妈女鬼还可怕!”!

侨羽稳了稳心情,他也走下了越野车。正在这时,李军忙大声叫嚷道:“快,拿汽油桶,不是女鬼,是狼!是狼!”。

李军这么一嚷嚷,小胜子也没多想什么,急忙一伸手便从驾驶座椅下拎起来一个小方形铁桶,一边拎着,一边冲着越野车对面草丛中站着的李军问道:“军哥,狼在哪里呢?”!。李军急忙回头冲着车对过的小胜子说道:“快,快过来!狼在山岗子上边,正往这边走来!”!

就在李军和小胜子说话的瞬间,还是侨羽脑瓜机灵,他急忙从越野车后座椅底下拿出来三支双筒猎枪,侨羽左右手拿着双筒猎枪,抬起来身子冲着李军说道:“军啊,接着,猎枪!”!左手往李军方向一扬,一把长筒猎枪扔向了李军。此时,李军正伸手接过来小桶汽油,一听身体后边侨羽喊叫:“接着,猎枪!”。李军急忙放下那一小桶汽油,忙伸右手来了一招“腋底偷桃”,去接过那支双筒猎枪,“碰”的一下接了过来。就在李军接过来侨羽扔来的猎枪,小胜子也在李军对面伸手也接了过来一支猎枪。

这时,远处山岗子上,“嗷…嗷…嗷…”一阵阵怪叫。一瞬间,漆黑的月光下,几道寒光点点,恰似小手电光芒一样,在高高的山岗子摇晃着,空中点点星光下,一轮下弦月的牙儿,正忽明忽暗地悬挂在夜风之中。

就这样,荒山野岭里,荒草丛中,三个人、三支猎枪,还有几个大山里的精灵,就这样互相对峙着,唯有那长长的嚎叫之声,不绝于耳。

李军将一小方桶汽油,围绕着越野车浇了一大圈。而且,还在越野车对着的山岗子这一方向,三个人用手和工具连割带拔,弄了三大堆荒草垛,李军用打火机点燃了一大堆荒草,火光顿时照亮了越野车十几米周围的环境。

此时,侨羽也将自己弄来的一小纸箱猎枪弹药拿了出来,而后拎着三大链猎枪子弹弹药,一一递送给李军和小胜子,三个人将大链子猎枪弹药套在脖子上面。

突然间,一个灰色黑影,直接窜了出来,两只眼睛,恰似两个小手电一样,放着浅淡而迷离的光茫,那样的阴森、恐怖。在灰色黑影的后边二十几米远处,还有七、八个灰白色黑影在晃动,冲着这三个人和越野车方向游动了过来。

李军静悄悄地站在荒草丛中,半人多高的杂草和蒿子杆,在夜风中不断地摇曳着。在荒草的高度掩饰下,李军左手握着长筒猎枪的护木托柄,右手握在勾机上,腋下夹着长筒猎枪的后托木,三个人静静地站在荒草丛中警惕地寻觅着。

突然,“砰…碎…嗵…”一阵枪声响起来,接着

“嗷…嗷…嗷…”一阵子怪声嚎叫。原来,三只野狼直接冲了过来,直接扑面向着李军和旁边的小胜子而来。

李军与小胜子端着长筒猎枪,直接冲着扑过来的野狼开了好几枪。这时,侨羽正在越野车的东边巡视着,正好是背对着李军和小胜子,他一听身后边枪声响起来了。

他急忙拔腿往回跑了去,当他跑回到了李军身边不远处时,一只野狼已经飞跃地冲了过来,侨羽举起长筒猎枪便“砰…碎…开了两枪,只见扑过来的那只野狼,嗷…嗷…嗷…一阵子惨叫着。

就这样,三个人用猎枪,一顿“啪…啪…啪…”,与野狼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争。半个小时之后,八条野狼被击毙,还有两条野狼被打跑了。

三个人,站在深夜的风中一个多小时,这才逐渐开始打扫战场。

三个人经过了这一场“战争”,也是实在劳累了,三个人将八条野狼归拢好后,用绳子捆绑后放入越野车后备箱里,而后又将后备箱里边拿出来的东西,重新捆绑整理好后放到越野车车顶篷上。

三个人收拾完后,已经快亮天了。三个人拖着疲倦的身子,钻进到了越野车里面便呼呼大睡。

这三个人,这一觉,睡得天混地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军先睁开了眼睛,阳光照进了越野车里面,正好斜射在李军脸上。由于,此时正是深秋时节,暖阳阳的阳光,照耀着十分舒服。

李军左手掩住了从车窗斜射进来的阳光,双眼睁了睁,而后右手抬起来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此时此刻,手表大、小针指向中午十二点二十二分钟。李军慢慢地伸展了一下懒洋洋的腰,而后又轻轻转身看了一下后车坐位上的两位,“好嘛!”他轻轻说了一句。

原来,小胜子和侨羽在与野狼的斗争中,实在太劳累了。李军就劝说他们二人将后座上放置平行,而后再躺在平行卧椅座上休息睡上一觉。后来,李军闲三个人并排躺十分拥挤,他便起身来到了驾驶座椅上,把车门一关,斜依靠在车门处便呼呼鼾声如雷了。

再说,李军用力推开车门,自己走下了越野车。他下了越野车,在充足的阳光照辉下,他看着周围的环境。

阳光普照大地,近前一片凄凉的金黄,和远处高高的起伏山峦。远景的至刚而静,近处的至柔而动。在这里荒凉、荒坡、荒山、荒野、荒无人烟,尽收红尘人眼中,在动的荒草丛中,在静的山峰荒坡里,自然给人了一个警示。

李军站在那一人多高的荒草里面,好像悟道了什么。他看着远处那一大片洼地和红土岗子,长长的叹气了一下,好像时间定格成了一幅画卷。

“你早醒了,怎么不叫我一声呢?我这一觉,睡了多长时间了,军哥,现在几点了?”小胜子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越野车里面走了下来。这时,侨羽也从越野车里面伸出脑袋冲着二人问道:

“哎,军弟,几点了?”。 李军转过身体,看了看侨羽,而后又看了看走过来的小胜子,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说道:“两位睡了七、八个小时,现在是下午一点多了。”。

这时,侨羽走下了越野车,冲着二人说道:“二位,吃饭吧,吃完饭后还得下古墓里面,再看看大裂谷里面有什么?”。李军一听侨羽这么一说,他忙不喋地冲着小胜子说道:“兄弟,准备饭菜,吃饭,喝酒。完了下地下神殿,到古墓里再走一圈。”。小胜子转身就走,他往越野车后屁股走了去。

就这样,三个人重新弄好了饭和菜,这睡了一大觉也有了精神头,三个人一边吃着饭菜,一边喝着老黄酒。

一个小时后,三个人吃完饭后,开始准备下古墓的东西。三个人将上次戴的东西全部捆绑到车顶上了,又从越野车里边后屁股处拿出来三个新登山背包,背包里面这回不仅带着手电、绳索、红伤药品、食物、水、挖石斧、塑胶炸药、雷管、这回将地火龙、烟火筒、夜明弹、同时,又将三把猎枪以及一些弹药也带上了。

小胜子还将驽弓与二十根驽箭也背上了,侨羽将自己准备好的大号头顶灯,一一分发给了小胜子和李军。

三个人收拾好后,李军说了一句:“走!进古墓!”。

要知后亊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