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一百零二章节:奇珍异宝归红尘,李军迷糊骷髅人。

2019-07-20 10:47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笫一百零二章节:奇珍异宝归红尘,李军迷糊骷髅人。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常胖子走了出来一看,忙说道:“哎呀,

懂事长,我来背,哈玩意儿。”。侨羽急忙站在台阶上不动了,常胖子走上前来,忙伸双手开始从侨羽后背上拎下来大背包,侨羽急忙趁常胖子抱着大背包之际,他一撤手转过身体来扶着大背包的底部,忙冲着常胖子说道:“走吧,我扶着,千万别掉在地上。”。

常胖子一看懂事长这东西怕碰,于是铆足了劲抱着就往大厅里面走了去。这时,旁边的两名女服务员急忙走上来携助帮着扶着,四个人一路慢悠悠地往二楼走去。“哎,等等,我来!”。

这时,从后厨房走出来一个人,三步、五步便来到了二楼的楼梯之上,侨羽回头一看是助手佟枂这回他放心了,急忙冲着常胖子说道:“哎,老常,你让老佟来,他有劲。”。常胖子一听懂事长让它将东西交给助手佟枂,急忙转身朝着佟枂的方向,助手佟枂伸手接了过来大背包,左手一拎、右手一拖转身就走。

两名女服务员一看全都乐了,心里想不愧是懂事长的四大保镖,真有劲啊!这里咱得交代一下,佟枂是侨羽从上杭市(县)来龙城市清水古镇时带来的人,他以前是一名特种兵出身,曾经在海军两栖陆战队服役,驻守南沙群岛的永暑礁。佟枂后来退役后回到家乡上杭市晋安区北港乡,没几年混了一个港口工人身份。可惜好景不长,佟枂在一次朋友聚会时打伤了人赔了不少钱财,他孑然一身去了龙城市北仑外贸开发区码头找工作,却偶然遇上了一个神秘人物,给他安排到了侨羽身边当助理,实际上,名为“助理”,实际是“私人保镖”。两个人风风雨十几年的相伴,无形之中已经成为了侨羽异姓兄弟,有很多侨羽的私人事情全是佟枂办理的。后边有不少事情,咱们还得交代这个人。

再说侨羽的助理佟枂拎着一百多斤重的大背包,很轻松地直接上了二楼,三步并两步、转瞬之间就登上了三楼,侨羽被扔到了大后边。侨羽也怕东西被弄坏了,他急忙“登…登…登…!”一阵小跑赶紧追了上去,助理佟枂拎着大背包前脚走进了懂事长的办公室,后脚侨羽就紧紧地追了上来。助理佟枂走进办公室后直接将大背包放在了里面的床上,而后一转身便往办公室外边走去。

此时,侨羽一阵小跑追了上来,当他走上三楼走廊时,自己的助理佟枂从自己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助理佟枂往侨羽对面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朝侨羽说道:

“懂事长,我把背包放在办公室的床上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助理佟枂冲着对面走过来的懂事长侨羽问着。侨羽忙冲着助理佟枂说道:“你等等,走,将大背包,给我送到四楼我的卧室里头。”。侨羽说完话后二人便直接走进了办公室,一转身侨羽在前边走着,

助理佟枂在后面跟着,二人先后走到办公室门口处,侨羽一转身顺着门口旁边的台阶往四楼走了上去。

原来,在走廊的尽头还有一个窄小的楼梯,这是唯一通往四楼的通道,当初设计时侨羽就相中了三楼的布局。因为,侨羽是外地人,所有自己的东西全部安排到顶端。

侨羽一边往四楼走着,一边冲着后面的佟枂问道:“我这几天,不在家,有什么事情吗?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我?对了,一会你让秘书吴婉芳,来一趟。”。

助理佟枂走在侨羽后边,忙回答到:“懂事长,吴婉芳刚刚出去了,我一会就联系她。”。助理佟枂跟在侨羽身后边说着。

就这样,二人先后走到了四楼门口处,只见四楼门口处一道铁栅栏门,栅栏门里面还有一道防盗门。

侨羽走到铁栅栏门前掏出来一串钥匙,在其中找到了一个而后伸向锁头孔里面,“咔嚓”一声暗锁便打开了。

侨羽急忙用双手向一边一拉栅栏门,“哗愣愣…”一阵子响动。 侨羽拉开铁栅栏房门之后,又在一把钥匙里边找了一个长条形的,而后伸向朱砂色的防盗门“咔吧”一下,把防盗门打开后用手一推,他转身冲着身体后边的助理佟枂说了一句:“进来吧。”。

侨羽和助理佟枂走进了房间,只见大客厅十分宽敞明亮,地上地板上铺设着天然地毯,足足一百平方米的大客厅更显得空旷了,虽然说、客厅里简洁、明朗、但是太大了就显得空荡荡的,足媚的阳光照足了大客厅里每一个角落。

这正是:

文弱书生买卖经,神秘人难解千年。

生死嫣然一回眸,万古风云似清。

古墓荒山走一遭,千两黄金万两银。

心如云雾迷茫事,重回古镇一翻新。

侨羽重新回到自己的家中,咱们先不表了。回过头来,再说说李军,李军自己在睡梦中又一次见到了古墓里的闽越王,他扑通一下便从席梦思大床上掉到了地板上。李军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才明白,自己作了一个梦重回了那个古墓里头去了。

此时,李军坐在地上心里在想,自己经历的场景再一次在梦中显现出来了。尤其是那个被订在十字架上的“古闽皇帝”的惨不忍睹的状态,现在想起来身体上还直起鸡皮疙瘩死的太惨人了。

李军慢慢地从地板上爬了起来,重新地仰躺在席梦思大床上,可是心里还是被这一团历史迷雾所困惑和不解。

李军就这么静静地四仰八叉地躺着,眼前仿佛又呈现出来那大闽国闽西王被绑在十字架上的骷髅骨架。尤其是那三米多高的石头十字架,用铁链子绑着手和脚,身体上的长大龙袍,被撕扯成一条条的,以及露出来的那具光溜溜干尸骷髅骨架,披头散发,一张骷髅头、没皮、没肉、只是一个骷髅头骨,人身体上的人皮已经被刀一刀刀割掉了,人身体上的肌肉,已经被刀切割的没有多少了,只剩下这一具血淋淋的人体骨架。这一切的一切李军思考着,这一千多年的历史,白骨铮铮,血色幽灵,白白的骨头上还粘连着丝丝血肉清晰可见,他不明白历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军躺着躺着不由自主地大声吟诵起来:“大闽国第十四代国君,闽西王延钧,弑父杀弟,屠叔戮侄,扒皮食肉,屠戮全家七百一十三口人。假传颖彲太皇太后圣旨密召皇家三族进闽王宫,在鸾凤殿将自己四位亲叔叔全家及亲戚全部尽杀戮,而后召亲信大将王佑,秘密派羽林卫、虎鵬卫皇家卫队暗入武夷,宫岩山、松溪、南岩、葱岭、云岭、白云、秀水屠杀戮母亲家三姓(畲族、高山族,客家)族人八千余人,只剩下其二子小儿闽西王拔踄不在国内,逃此一劫。德佑三年,大闽国第十四代国君延钧,杀伐屠戮太重,夜恶梦,夜不能寝,屠杀族人、亲戚不过七日,暴病而亡。三日后第十五代闽西王拔踄从莫干山脉的古玉田(温州地界)战场,返回发丧,并于三日后匆忙登基,改国号“大闽王国”,可惜,一年后,酒色杀戮,暴虐残政,第十五代闽西王国君拔踄,酒醉听信佞臣宫权谋谗言,说国丈谋反,准备刺王杀驾,因而酒后大开杀戒,误杀国丈全家,连其自己七岁之亲女也难逃危命。杀人四十九人后,犯酒疯病,头痛而亡。至此,为争夺“皇位”骨肉相残,屠戮杀伐,互相攻杀,最后终于导致国破家亡,给古老的闽越王朝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灭亡。李军吟诵完“血魔碑”(绝后碑)上的内容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弯曲手臂朝上将双手枕在脑袋下边。他心里想这一整块玉石碑是谁立的呢?地下闽王宫神殿上二十几根柱子上的骷髅骨架又是什么人呢?那九口空玉石棺椁里的人呢?还有十字架上的人是不是闽越王拔踄?还是别的什么人?十字架后边那一堆三角形的骷髅头又是什么人呢?奇怪,真奇怪,奇怪的是谁堆的三角骷髅头金字塔,假如十字架上的人是大闽越王朝的皇帝,又是怎么被凌迟处死,并且还扒皮、割肉、抽筋了呢?又是什么人,扒了皇帝皮、割了皇帝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李军就这么躺着一会往这边翻个身,一会又坐起来一会又躺下了,他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折腾着。

李军本想睡个好觉可是就是睡不觉,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从床上起来重新走到红木大衣柜前边,轻轻地打开大衣柜的双开门,忙伸手在大衣柜里边小菊花花蕊上的红点上按了一下,只听见“滋…嘎嘎…嘎嘎…”一阵响动。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