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

2019-06-22 21:43 | 作者:梦之春 | 葡京游戏中心首发

时光流水,转眼便到了寒腊月。一天的早晨,在田野里放眼一望,可以看到从枯黄的草中抽出鲜嫩的叶儿,那是草儿快过年时急切盼望天快快来临从心里飘出的喜悦。

随着村里在外打工的人们陆陆续续回来,年也加快向前奔跑的速度,按着时令分秒计算着脚步,似乎一天比一天快,那淡淡的乡愁呈现出迫不急待地想开启来年春天时间窗口的样子,悄悄地向外漾出年里独有的温馨美的味道,逐渐变得越来越浓。它无处不在,充斥在忙碌人们的身影中,浸在人们迎接新春的欢声笑语里。

可是,即使是这样,似乎也找不到了孩提时代那种年的味道。这些在外务工的人在村里呆的时间很,有的人有一个多月,有的腊月二十七到家可能初一就回到打工地,时间很短。在乡里即使是走亲访友聚在一起,也是聊不完的天、看不完的手机、刷不完的屏、聊不完的微信、看不完的朋友圈,如何谋划好讨生活的路子一直是他们的热议的主题。过年就象履行一个必须履行的义务一样,成了一个时间节点和一个表象符号,走了一下程序,在打工地与家之间坐车转了一个来回似的。在年形式里没有了那种让人难以忘怀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消失在时间的沙漏里。

以前,过年就象一场盛大的演出,在一种古老的仪式里等待大人们和小孩们去慢慢开启,用尽各种朴素的内容去演绎,浓郁的味道一直都让人怀恋。在年的味道里面,不仅有那一缕缕炊烟在故乡的上空欢快不停地跃动,刺激每一个孩子的味蕾,更有那为年奔波象极了演员的人们,用自己的一言一行织编出让人感动的各类故事,触及关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使得人们对年在心里有一种由心而来的崇敬与可亲。而我,每年都会携家带口,不辞辛苦地回到家乡过年,与70多岁的母亲在一起,与弟北一家人在一起好好过几天,聚一聚,不为别的,就是想找回和重温一下那久违的儿时年味。

一到腊月,我们这干孩子们便会不由地心里庠庠,急切地踮起脚来,向正在迎面而来的时光深处不停地张望,扳着手指数着,天天希望时光赶快过去,盼望过年的日子赶快来临。对于大人们来说,由于贫苦,要让儿女们在年里过的开心,需花上一段精细的心事,可能是一个月甚至一年的准备,不但有仪式还有充实的内容,才能让年过得踏实有味。因为,年过得的好不好,过的和睦不和睦,在我们父母那辈人的心中,是来年生活愿景是否亮丽、家事是否顺利的重要权值。

岁月,在无数次平平淡淡的博击中,应着时令不断向前行进,毫不犹豫地进行一场庄严的跨越,在消释渐行渐远的蹉跎将美好记忆刻进心灵深处的同时,开启着又一个希望之门,在新年钟声的声音撞响心里期待和向往的时候,也将儿时准备过年的一个个往事揖成了用心虔诚相守的片段,在心里慢慢回忆

在儿时那些过年的场景里,许多事情无论岁月如何变迁,都没有忘记,却一直植根于我的心里,无法抹去。而我,总不停地在年的陌上回望,在静静停在那里的忆中尽情地欣赏儿时父母留下的过年风景。

评论